国际体育资讯网 - 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国际体育资讯
http://www.ausports.com.cn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体育
日本人如何面对新冠 口罩背后的奥运挺难
发布时间: 2020-2-21   浏览: 56   来源: 国际体育资讯网   http://www.ausports.com.cn

日本东京街头的奥运元素日本东京街头的奥运元素

  战疫!

  2020年的春节,中国人都受到了一次教育,也感受到了新型肺炎疫情对生产生活、以及全社会的影响。

  作为人群聚集的大型活动,体育受疫情的影响相当大。从1月开始,中国境内的体育活动基本被终止,预定的大量国际体育赛事也被延期或者取消,甚至中国运动员的海外参赛都出现了问题。

  中国柔道队和摔跤队未能获得法国和印度的签证,失去了参加柔道大奖赛和亚锦赛的机会,中国女足不得不在酒店封闭熬过传染危险期。在这样的困难中,中国女篮和中国女足乃至花样滑冰选手韩聪/隋文静的表现,给国人带来了一丝安慰。

  中国柔道队未遭遇拒签 疫情对奥运备战影响不大

  摔跤奥运预选转场中亚 中国队先去塞尔维亚隔离

  我们的近邻日本因为将在今年7月举办奥运会,所以新型肺炎对日本的影响也被不断提及。虽然日本政府,国际奥委会和WHO(国际卫生组织)都反复表示,新型肺炎不会对奥运会的正常举办造成麻烦。但是不断的发言和解释,本身就说明了疫情的潜在危险。>>日官房长官强调奥运如期举行

  当下,疫情显然已经对日本的大型赛事活动造成了影响,多个马拉松被喊停,日本体育界也开始自我约束生活和训练。>>名古屋马拉松改为线上跑

  那么,日本的普通市民是怎么看待新型肺炎疫情的呢?东京奥运会会受到影响么?

  日本疫情的蔓延

  早在春节前,当预定在武汉举行的拳击奥运会预选赛和足球预选赛被取消,武汉开始封城的时候。就有原本要来采访的日本记者向笔者感慨说,这也就是在中国,在日本,这是肯定不可能的,政府要这样大规模地限制市民流动,日本的政体自体就不可能实现。

  时至今日,昨天中国新增了892名感染者,但是已经从日新增3000-4000例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说明采取的措施对防止疫情传播有所帮助。

  看国内的报道,2020年2月21日,在全世界其他国家确诊的1150例疫情中,有728例出现在日本。也就是说,其他国家和地区70%的病例都是出现在我们的邻居东瀛,而全世界其他国家的5例死亡病例中,有3例出现在日本。不过日本国内自己的报道是,到20日为止只有85例,还低于新加坡和韩国。因为日本政府和劳动厚生省不承认在钻石公主号上查出的那600多人是在日本本土发生的感染。

  此外日本政府只是对在湖北逗留过的人采取了“必须接受特别观察”的要求,并没有像美国和等国那样实行严厉的禁入措施。

  在政府层面,日本一直在进行讨论,如何在不伤及经济的情况下,尽可能地维持市民的的正常生活。

电车上60%的人戴口罩,照片由王洋先生提供电车上60%的人戴口罩,照片由王洋先生提供

  1月20日,厚生省和官方长官直属职员的感染的消息,进一步增加了外界的担忧。看看日本雅虎新闻主页版上10条推荐新闻中有8条都是关于新型肺炎的报道,正恰恰说明了媒体对于这件事情的充分告知,而各种专家也在不断进行议论。

  其实早在2月4日日本政府第一次对持有武汉签发护照人员进行隔离观察讨论的时候,就有日本专家在接受电视台采访的时候表示,日本的传染期比中国晚,所以传染高峰可能会是4月甚至5月才到来。而如果真出现这样情况的话,7月举办的奥运会势必会受到波及。

货架上短缺的货物,照片由王洋先生提供货架上短缺的货物,照片由王洋先生提供

照片由王洋先生提供照片由王洋先生提供

  日本体育界的紧张

  众所周知,原本预定在3月1日鸣枪的东京马拉松因为新型肺炎的疫情,大幅度缩小了参赛规模。取消了38000名一般抽选参赛跑友,只举办230名成绩优异者的精英赛,并要求市民不要在比赛期间于赛道进行围观。而在同一天于东京临近的神奈川三浦市进行的三浦马拉松则被直接取消。

  日本体育厅在2月中旬开始,要求所有进入国家队训练中心NTC的选手、教练、工作人员必须佩戴口罩,并下发了消毒水,在运动员的活动场所增加了洗手液等卫生用品,做出了初步反应。

  花样滑冰协会和羽毛球协会都要求去国外参赛的选手,必须在移动中戴口罩,并注重个人卫生。在外出归来洗手前,不要触碰自己的面部,不要在外面吃饭。2月8日J联赛超级杯互罚9个点球的那场大战,组委会呼吁到场的观众都戴口罩并测量体温入场。

  不过,笔者和在日本生活的一些朋友聊天后觉得,日本人虽然采取了很多个人的防护措施,但是远没有到目前中国的这种群防群治的紧张感。

  一名住在东京的日本裁判在接受笔者采访的时候表示,目前自己的赛事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比赛照常进行,大家也都是正常生活。虽然看到了一些新闻报道,但是每个人都像平时一样注意卫生,并未有太多的感觉。

  1月20日,在开了两天的会后,日本劳动厚生省宣布说:“对于大型活动的主办者来说,为了防止感染的扩大,需要对会场的状况进行检查,并考虑是否一定要举办这样的大型活动。但是现在作为政府的观点是,我们不会要求你们进行自我约束。”也就是说,日本还没有从政府层面要求因为防疫,停止举办大型活动,只是要求主办者或者地方上自己来做出决定。

照片由王洋先生提供照片由王洋先生提供

  戴口罩的人确实多了

  中国人对到访中国的日本人有喜欢戴口罩的印象。确实很多日本人到中国后,会戴口罩。不过这主要是因为日本人中很多人都有花粉症,对空气较为敏感,而中国一些大城市的污染确实日本人不太适应,所以很多初次来中国或者刚到中国的日本人会戴口罩。

  日本人平时在国内,除了樱花花粉季可能会引起花粉症的季节戴口罩的人多一些外,其余时间就,是在拥挤的早班或者晚班电车(城铁)上,戴口罩的人也凤毛麟角。

  不过最近因为新型肺炎疫情的报道,确实在东京等大城市通勤电车上戴口罩的人增多了。笔者一位在日本结婚的发小说:“大概电车上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戴了口罩,但是我们在公司并不会戴,只是确实比以前更注意了一些。”街上的工作人员,比如车站的站员、警察等等,也都佩戴的口罩,防止交叉感染。

  也就是说,虽然政府层面并没有发出劝告,但是在连日新闻媒体的报道下,日本人或者公司自己做了一些判断,加强了自我防护。

  众所周知,日本社会的老龄化比较严重,有1/5的人口超过70岁,而新型肺炎对老年人和身体原本免疫力不高的人群影响更大。在日本有很多的老人介护设施或者养老院,因为这是政府出资设施,也需要强壮男性,所以有很多职业拳手在老人介护设施中担任护工的工作。

  笔者询问了一位在东京当老人护工的日本拳手,他表示自己工作的养老院平时就很注意卫生,工作中无论是给老人做饭还是外出购买用品,也都是佩戴口罩,这是规定。此外并没有从管理者方面听到过任何有关这次疫情的特殊要求。

  已经在日本定居的一位北京人告诉笔者说,他的女儿所在学校也没有对疫情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也不会测量体温。不过他自己每天都会关注这方面的消息,比如要求女儿上学戴口罩去学校,而且因为看到有出租车司机得病的报道,现在也不太和妻子孩子坐出租了(在日本坐出租车比较少,相对来说比较奢侈)。

  此外,日本学校对于卫生的要求都比较严,扫除是日本学校教育的一部分。学校免费给学生的那顿午餐给食,也都会要求配发的学生穿围裙带口罩和手套分发食品,因为一旦一个学校给食出了卫生问题,不但学校要负责,当地的政府也会遭受很大的冲击,负责做饭的工作人员的卫生要求原本就很高。

照片由王洋先生提供照片由王洋先生提供

  都是东亚邻居,韩国因为遭受过中东呼吸症的袭击,所以很快就比照中国制定了很严格的标准,也取消了很多的比赛,或者进行空场赛事。而日本相对来说还比较松,并没有像韩国那样紧张。

  不过,日本厚生省已经对口罩的生产和确诊试剂盒的生产进行了准备。日本官方长官菅义伟2月12日就表示,日本每周可以生产1亿口罩,供应全国。而本周,劳动厚生省还增加了试剂盒的量产,日本可以确保每日生产3000个快速检查试剂盒,以保证对新型肺炎的监控检查。

  但在21日早上,笔者的那位发小特意在自己住处和通勤地车站附近的两个药店进行了查看。发现这两家位于东京山手线附近店里的口罩都卖光了,货架空空如也。店员也不知道何时可以“入荷”进货。显然,日本政府所说的——每周一亿个口罩的产量,并不能保证在日本不会出现短缺。

照片由王洋先生提供照片由王洋先生提供

  在笔者和朋友了解当地生活情况的时候,也都提到了日本人的盆浴泡澡习惯。日本人几乎每天都会泡盆浴,据说新型肺炎的病毒怕热。虽然他们盆浴的温度肯定难以达到能够杀掉病毒的57度高温,但笔者的两位朋友都认为,这个具有普遍性的生活习惯,也许会对日本遏制疫情有一定的帮助。

  当然,目前对新型肺炎的感染途径还不明确的情况下,谁也不能保证未来日本不会像中国这样发生大规模的扩散传染。和美国今年因为流感造成了12000人丧命相似,去年日本也有3000人因为相同的流感丢掉性命。

  奥运会会受到威胁么?

  1月20日,日本国内有来自北海道、千叶、神奈川、爱知、福冈、冲绳的6个都道府县10人被确诊。

  尽管日本政府依旧准备按照既定的工作安排3月开始的奥运火炬传递,但是不得不说,各个地方自治体都已经开始减少大规模人群聚集的活动。

石原里美参加奥运火炬传递彩排石原里美参加奥运火炬传递彩排

  北海道取消了为期2天的奥运会纪念滑雪节;横滨放弃了可能会有5万人参加的国际帆船节。

  除了已经报道的东京马拉松、三浦马拉松外。20日,熊本KTT县民电视台说,由于一名60岁的男性检查呈阳性,因此该县的知事蒲岛下午就宣布将对县内的大型体育和文化活动进行点检。2个小时后,熊本县玉名市取消了本周末预定举办的首届玉名马拉松;此外2月23日原本会有1万人以上参加的和歌山县世界遗产姬路马拉松也被取消。3月8日预定的日本国内著名赛事——名古屋女子马拉松也如同东京马拉松一样缩小规模,只接待奥运预选赛选手。

  在历史上,只有3届奥运会因为第一次和第二次大战原因被取消。还从未有过遭受疫情影响而出现的问题。逐渐温暖的天气,真的会让病毒活性下降么?鉴于目前诸多的特例,谁都无法确认这一点。

  据悉,因为担心疫情,光日本一个宫崎县就出现了40万个间/夜被旅行者取消预订的事情。所以,如果疫情持续的话,日本期待奥运会所带来的经济景气,不但不会来,还会造成过度投资而带来的严重问题。

  日本媒体讨论了3个可能出现的情况,一是5月过后,新型肺炎疫情下降,现场要求入场者进行37.5度的体检温控和戴口罩义务,比赛集训进行;二是继续在日本举办奥运会,但是出现空场比赛,或者严控入场观众人数,将比例控制在50%以下。第三是和国际奥委会商议,先将主办权交出去,下届奥运会或者2032年的奥运会交于日本举办。但是这最后一个选择枝,目前在日本政府层面是绝对不希望考虑的。>>伦敦市长候选人:东京奥运若被中止 伦敦愿意接手

  为了应对外界对奥运会可能受到疫情的影响,日本政府和国际奥委会的官员都开始频繁发声,降低外界对奥运会可能被终止的担心。

  早在2月4日,社交网络上出现“东京奥运会中止”话题后,日本东京2020奥运会组委会就在6日成立了专门的“新型肺炎对策本部”,东京奥运、残疾人奥运会组委会事务总长武藤敏郎担任这一新设立的“新型肺炎感染症对策本部”本部长。

  随后在2月7日召开了官方长官、体育厅、奥组委、奥运担当大臣、东京都以及各个协会在内的协调会,对发生的疫情情报进行通报。并和国际奥委会进行了密切的接触。

  2月14日,国际奥委会东京2020协调委员会主席科茨和日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一起召开了发布会,科茨表示,没有必要延期和中止奥运会,国际卫生组织已经就此表明了看法,日本政府也进行了有效的对应,他们的工作值得信赖。”森喜朗也表示,“从未考虑过无观众比赛,会在评估影响后,按照预定的时间举办赛事。”


  可是,由于新型肺炎造成的影响,已经开始在日本的赞助商与电视版权界造成了一定的恐慌。《周刊实话》报道说,根据大和总研和财务省关系者的研究,从2013年决定申办开始,到2030年为止,18年间奥运会能够给日本带来32兆3000亿日元经济效果(1兆日元约合大约100亿美元)。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集中在奥运开幕前的5个月,其中企业的市场活动、赛事观众、赛场的整备警备等等有5兆2000以日元,广告费也有大约2兆日元,而如果一旦比赛中止的话,这些投资都将打水漂。

  此外,保险业目前也相当紧张。据英国保险组合Lloyd‘s of London在接受BBC采访的时候表示说,一般体育比赛的合同中,会明确表示传染病导致比赛中止的,不会进行赔付(这也是东京马拉松不退还一般参赛者参赛费的原因),但是奥运会是个特例,在东京奥组委支付的大约3亿英镑保险费中(估算),一旦因为传染病导致比赛中止的话,将会导致保险业和再保险业的巨大风暴。

  2月19日,国际卫生组织的担当者迈克-莱昂在接受美联社采访的时候说:“判断新型肺炎会导致东京奥运会被终止或者延期还为时尚早,因为到开赛还有很长时间,我们会进行认真的评价,给出足够的危险提示,至于是否开赛,那要看日本政府的决定才能知晓。”

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大部分文章内容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332856981@qq.com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国际体育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16550号